人工智能再升級 會顛覆人類嗎?

來源: e-works數字化企業網 2018年11月06日 14:30

5月9日晚,谷歌召開一年一度的Google I/O大會,會上展示了谷歌新研發的人工智能軟件谷歌助手(Google Assistant)的神奇力量。一位用戶想剪頭發,谷歌助手直接幫用戶電話預約理發店,在全程與理發店的真人對話中,谷歌助手絲毫沒有出現任何滯后和邏輯錯誤,理發店那頭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是在和AI對話。谷歌助手還可以幫人預訂餐館、影院、旅行社,通過學習還能像一個發小/閨蜜/老友那樣陪人聊天,同時實現多線處理。

谷歌助手展現的功能意味著人工智能的進一步升級,而且具有里程碑意義。如果讓理發店的職員都意識不到是在與AI對話,證明谷歌助手通過了圖靈測試,擁有了與真人相同或類似的智能或智力。

即便這樣,也并非是AI的逆天或將會顛覆人類,因為這只是人工智能在言語、邏輯上的進一步突破,還無法完全擁有與人一樣的智慧或智能,如人的最根本的綜合分析和思維能力,以及此后的行動,如設計、制造和創造等方面的能力。

美國Uber自動駕駛汽車發生車禍就說明了AI的低能。3月18日晚10點,Uber的一輛無人駕駛汽車在亞利桑那州撞死了47歲的行人伊萊恩·赫茨伯格(Elaine Herzberg)。現在初步的調查結果表明,出事前Uber自動駕駛汽車已經探測到了行人,但Uber自動駕駛軟件(AI)并沒有作出反應。部分原因是,該技術被調整為忽視那些被認定為“誤報”的物體,如道路上的塑料袋等。

也就是說,自動駕駛AI盡管發現了行人,但把行人誤當成塑料袋等物體,沒有理會和處置,繼續前行,釀成大禍。這就是AI與人的智能的重大差異,是AI的深度學習能力與人的綜合智能的天壤之別。

人的感知和認知是根據外界事物的全面特征并加以綜合分析后迅速得出結論并采取措施,有的時候就是所謂的直覺,然而這種知覺是建立在綜合感知和綜合分析之上的。對于活著的物體(人和動物),人的認知不僅要靠相貌、體形,還要通過動態(運動)、立體(三維)、氣味、方向等來判斷,就連方向也能分辨為上下、相向、同向和橫向等。

發生事故時,赫茨伯格是在推著自行車行進,這個運動特征與人的特征加在一起,可以讓人(駕駛員)迅速判斷出前方是人,必須剎車或轉向。遺憾的是,即便有這些識別特征或要素(最重要的就是正在行走的人),AI駕駛軟件也沒有辨認出是人,誤以為是無生命的物體。

升級的谷歌助手和Uber自動駕駛汽車事故,再次提出了人工智能的一個根本問題:人工智能是純粹的仿生(仿人)智慧,還是獨立或有別于人的智慧。有人認為人工智能不是仿生學,另有人認為人工智能就是仿效人的大腦的功能,即便不是完全的仿生,也是模仿人的大腦的綜合智能。嚴格說來,從人工智能的術語以及綜合智慧看,人工智能就是在仿效人的大腦。

人工智能的另一個進展更說明問題。創造出圍棋人工智能Alpha Go的Deep Mind團隊設計了一個大型的人工神經網絡結構(人工智能軟件),放置于虛擬現實的游戲環境中。經歷強化學習后,這個人工智能在游戲迷宮中向目的地前進的導航能力超越了一般人,達到了職業游戲玩家水平——它能像哺乳動物一樣,尋找新路線和抄近路。

這個原理就是模仿人的大腦細胞中不同的辨識方向的神經細胞研發的,大腦辨識方向有三種細胞,分別是位置細胞、方向細胞和網格細胞。人工智能學會了人的辨認方向的能力,如果應用到自動駕駛當然可以更省時間、少跑彎路和節約汽油。但是,能否避免事故的發生卻不是擁有所有方向細胞的功能就能勝任的,而是要結合大腦的其他功能,如需要結合感知物體運動和空間距離,以及識別外貌外形的能力。

在很多單項智能方面,人工智能早就大大超過了人的能力。如德勤公司去年開發的財務機器人,可以頂替15個人工財務的工作,機器人可以把36萬小時的人力工作在幾秒鐘就完成。未來包括財務、計算、統計、低端技術、體力工作在內的70%的工作,都可能被人工智能替代或顛覆,但人工智能不可能替代人腦的綜合智能,更不可能全面接盤涉及生命和健康的行業。

當然,從邏輯上說,未來也存在人工智能顛覆人類的可能,但那是建立在全面模仿和超越人腦的綜合智能的基礎之上。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苹果版